为啥身经百战的A10都有一个"烂鼻子"
来源:为啥身经百战的A10都有一个"烂鼻子"发稿时间:2020-03-28 16:39:10


境外输入第29例,男,38岁,中国籍,居住地英国伦敦。该患者自俄罗斯莫斯科乘坐航班(SU204),于3月28日抵达天津滨海国际机场,入境时体温36.6℃,申报有干咳、乏力和肌肉酸痛等症状,海关检疫排查后送往天津市河东区盛澜国际酒店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29日咽拭子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经市专家组确诊为我市境外输入病例,分型待定;现正在转往海河医院,有关流行病学调查正在进行中。

2020年3月27日0时至24时,山西省无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2例。无新增境外输入疑似病例,现有境外输入疑似病例0例。

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4448人(含境外输入病例密切接触者),当日解除医学观察5人,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233人。记者从市疾控中心获悉,3月29日6时至10时,天津无新增报告本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新增报告2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均为中国籍),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30例(其中重型3例、普通型15例、轻型7例、分型待定5例;中国籍26例、美国籍2例、法国籍1例、菲律宾籍1例)。

如今,几乎所有欧洲国家都意识到了老人是疫情中面临最大危险的人群。各国卫生部门对养老机构严防死守,并要求民众不要去探望年迈的父母或祖父母。因为正如意大利的经历所显示,一旦病毒传播到老年人当中,大量的老年病患将迅速挤兑卫生系统,并造成更加高的死亡率。

从博雷利的表态中可以看出,意大利目前的检测力度并不够。虽然意大利目前所进行的检测总数已经超过欧洲大部分国家,但仍有大量轻症患者没有得到检测,这些患者在家隔离后病情加重甚至出现了死亡的现象。

汉堡大学医学中心传染病学系主任玛丽琳·阿多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表示:“现在来评论德国是否比其他国家表现得更好为时过早。”

作为目前全球疫情的“震中”,欧洲大部分国家因新冠肺炎病亡的人数都在激增。其中有两个国家——意大利和德国,显得特别“突出”。前者有着全球最多的病亡人数和远远高于平均水平的死亡率,而后者则正好相反,死亡率远远低于平均水平。

大量检测也是另一个逐渐控制疫情的国家——韩国的“制胜秘诀”。韩国在疫情期间开设了近600个检测站,检测了超过25万人,每天的检测能力在1.5万左右,这也是韩国被认为能够迅速控制住疫情的主要原因之一。

检测力度不够,也和各国制造试剂盒以及医务人员紧缺有关。直到欧洲成为全球疫情震中后,多国才开始亡羊补牢地扩大检测范围,提升检测能力。但《纽约时报》援引多位专家的话认为,只有在疫情早期,用检测来抵挡疫情扩散的手段才有用,而如今这一窗口期早已过去。那些提早行动的国家自然占据了优势。

境外输入第30例,女,24岁,中国籍,居住地英国伦敦。该患者自俄罗斯莫斯科乘坐航班(SU204),于3月28日抵达天津滨海国际机场,入境时体温36.4℃,申报有发热、干咳等症状,海关检疫排查后送往天津市和平区如家精选酒店(小白楼店)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29日咽拭子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经市专家组确诊为我市境外输入病例,分型待定;现正在转往海河医院,有关流行病学调查正在进行中。